安乡论坛,大美安乡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查看: 6317|回复: 9

左邻右舍小说连载作者隆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4 18:36: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左邻右舍作者隆中
左邻右舍是我杀青的作品。杀青这个词比较刺眼,好像和凶杀,血腥有关,其实古人著书写在竹简上,为了便于书写和防止虫蛀,先把青竹简用火烤干水分,叫做杀青。后来泛指写定著作。我是隆中,是湖南省常德市安乡县教育局的退休公务员,我六十五岁了,唐朝的大文豪韩愈有一次对他侄儿说起他的身体状况,他的原文原话晦涩难懂,大概意思是,我年纪还不到四十,而视茫茫,耳蒙蒙,齿牙动摇。我感觉韩老前辈说的是我目前的身体状况。人一老了,就怀旧,就想以前的人和事,整个情况就是跌在回忆的泥塘里不能自拔,岁月流逝,人事全非,想到动情处,一不小心,可以潸然泪下,不能自己。我写小说左邻右舍就是在这种心境下写成的。故事很长,人物很多,情节很繁杂,描写的都是深柳镇的环境。我写文章讲究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我的好朋友黄德军是安乡汇金国际的老总,他评论我的中篇小说集书院洲旅游小说选时,对安乡县手牵手义工群几百位群友说,恭喜隆老师!
人生大事做到了~后继有人!
人生幸事做到人~
留下痕迹!
值我学习!
恭喜恭喜!
[福][福][福]
黄总是找多年的好朋友,他说的后继有人,是讲我培养了小女隆龙,她写了关于安乡历史文化的人和事,出版了九本专著。黄总说留下痕迹,是表扬我用了2018,2019两年时间写了四篇自传体中篇小说初心、一夜、我要读书和文艺路。我的左邻右舍小说是另一本小说集的开头一篇,我的计划是这本小说集名字就叫左邻右舍,后面还有深柳镇,书院洲和白蚌口,这是我的计划。下面就把左邻右舍的内容向亲爱的湖南红网,安乡论坛读者公开,先睹为快。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20-2-15 20: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欣赏隆老师的新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6 08:06: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起源是偶尔看到的一首诗
我有心写这篇小说,起源是一首诗。看到这首诗的情景我现在回想起来,心里有些发毛,发毛是害怕,但是不至于恐惧,这是安乡这个地方的土语。这种介乎于有些害怕但又不至于恐惧的发毛心理现象为什么会出现,我动脑筋想了很久,前前后后想了几个月,想这个问题几个月的过程,也就是我写左邻右舍这个小说的过程。说白了,这篇小说的出现是看了这首诗,这首诗引起了我的注意,引起了我的反思。我喜欢静静地思考问题,这首诗引起了我长久的静静的思考。我觉得安乡县深柳镇是个很好的地方,思考什么的时候有很多理想的出处,比方沿县河的书院洲湿地公园的花海,长岭洲公园,子龙花园,李家大院等等,等等。我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六十多年,除开出门求学不得不离开安乡那几年,出门求学离开安乡的那些年,我人虽然离开了,但是心依然牵挂着家乡。在长沙南区妙高峰,西区岳麓山,益阳回龙山,常德德山,武汉桂子山,这都是我出门求学曾经想念家乡的名城名山,翘首遥望家乡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首诗,表达过我的这种浓烈的思乡之情,纯真的赤子之心。诗的原文我摘录如下。

白鹭
一身清白
别无所求
往来于珊泊黄山
保留高贵清纯的本质
我在这里生存
得益当地人的纯朴和勤劳
从无害人之心
也无防人之心
安乡 安乡
安心之乡
我的排列是我的创意
我的飞翔也是我的心情
既生鱼米之乡
幸福与生俱来
我的祖先不知何年在此落脚
对此我满含
敬佩和感恩
而引起我几个月静静思考的诗当时是这样的情形,我顺手拿过一张A4的白纸,也就是平时打印机用的白纸。那是2019年11月的一天,在安乡县大鲸港大挢东桥头,那里靠北边桥基坡下有一个囟味早餐店,我喜欢吃牛肉米粉,那个店子的牛肉米粉很好吃,味道很正。那天,我端粉落座,一下就瞥见了这张纸,不知谁放的,看到了这首诗,我第一感觉这首诗太不寻常了,记得当时我读了三遍,也可能是四遍和五遍,这首诗的内容在此郑重地告诉各位读者,然后我再展开由这首诗引起的那一系列的故事。诗的内容是这样。
八十年代


那是一个懵懂而又充满希冀的年代

就像人与人之间,最初的相遇

就像站立早春的原野,静静等候

一朵一朵的花开


那时候的人,开始学会直立行走

轻快地交谈,自由地唱歌、跳舞

而所有的夜晚,都可以安心地做梦

不用急着就醒过来


没有人知道时光的唱片将黯然失色

曾经有过的爱情,一生不再有回音

在瞭望的山河里,阒无一人


再也无法拼拢那些碎落一地的理想

再也无法重返那些青涩满眼的季节

惟有苍老的内心,依旧期待光明
就是这首诗,这张洁白的A4纸上就写了这些内容,墨迹是黑色的,没有注明作者姓名,笔迹是很娟秀的行书,表现出书写者的刻意和认真。
记得那天看这首诗入了迷,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牛肉米粉有些凉了,具体表现是粉丝动筷子都有点挑不太动了,我用比较激动,有些异样的声音招呼了一声,老板,加碗高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9 12:07: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误区难道我想错了,这是怎么回事。边吃牛肉米粉,边喝高汤,我感觉今天的高汤特别鲜香可口,可能是原汁原味的大骨炖的,热气腾腾,浮着星星点点的油花以及香葱,我拿起那张写有诗歌的A4纸问,老板,这谁的。老板抬头一看,说,没注意,不晓得。离开时,我没有带走那张神秘的纸,这首名为八十年代的诗歌让我感到心里发毛,我的思绪奔涌澎湃,我感觉以前的我处在一个天大的误区或者说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误区,八十年代这首诗像一声春雷,霹雳一声把我炸醒了,让我大惊失色,不知所措,心里发毛,以至于要粉馆老板加碗高汤时,我的声音都变调了。我一直认为,文革十年是浩劫,展开来说也就是浩大的劫难,我在我的小说我要读书中,也有下面的记述。
我在我要读书的小说中,一而再,再而三地用了万恶这个词来形容1966年开始1976年结束的文化革命,它的全称应该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引起了我白蚌口完小儿时伴微信群一些同学的担心和忧虑。他们是为我好。美丽的,沉静优雅的群主果尔对我说,龙毛弟早上好!给你提个善意的建议吧?
写书与写感概,首先考虑一下,对社会现像及现实生活的评价,是否不用过份之语言。
对一件事情的“功与过”用一分为二的观点去分析。
我认为“文革”称呼“万恶”有点不好。
龙毛弟,有关政治言语,不说过激为妙。
请你思考一下。
如果能将“万恶”改下,文章看去顺眼,而且对下一代的成长教育有利。因为他们是世界的未来,需要你的关怀与培养哟。
对不起,失礼了。
儿时伴群里的兄弟姐妹们,看好你。
祝你成功!
加油!
至于我的同学,我的表哥,也就是把我的地主成分,安乡学校不收的情况告诉杨老师的蔡旭山也委婉地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他首先说,今天,他的儿子蔡烁已经评为重点大学副教授了,我很高兴,问他表示祝贺。他又说,,不论怎样,在发表文章的同时要注意社会影响,尽量少参和政治斗争之中、尽量避免语言过激。
说实在话,我十分感谢儿时同学对我的情谊,他们的提醒是为我好,是认真的,善意的。可是,我太痛恨文化革命了。它害苦了我,害苦了我一家,至于它危害我党,我军,我国全体人民的情况,我当时还小,确实不太清楚。
从情理上讲,对50多年前有幸有缘一起读书的儿时伴,我应当珍惜,对他们善意的规劝提醒,我应当尊重。经过慎重思考,我在此一并回复如下,不妥当之处,也只好请各位儿时伴原谅了。文革是一场恶梦,是中国的一场大灾难。说它是十年浩劫,这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痛定思痛早已形成的共识,并已公诸于世。人民日报,党的决议已经为它定性,要求完全彻底否定文革,我们注意用词,即然是完全彻底,那就是万恶。我反复在小说中用这个词是想告诉世人告诉我们的子孙,在任何情况不要再出现文化革命。就像汶川大地震一样,它是中国大地震。汶川大地震只摧毁物质,但提振了中华民族的精神,齐心协力,同舟共济。而文化革命让中国经济处于全面崩溃边缘,又摧垮和玷污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美好的人性和道德。让后人四十年来重塑善良人性,重拾传统道德时每前进一步都异常艰难。就像我们打破了一个精美绝伦的花瓶,又想把她重新拼接修复一样,万分艰难。文革地震比汶川大地震破坏力厉害千倍万倍。
可是按照诗歌八十年代所说,经过文革十年,人们的思想,精神面貌,人性本质仍然是如初生的婴儿般纯洁,那么问题就来了,我们在那场史无前例的十年运动中,到底是经历了劫难,还是受到了洗礼,或者是又经历了劫难又经受了洗礼。
洗礼是基督教的入教仪式。行礼时,主礼者口诵经文,向受洗人头部注水,表示洗罪,并授以洗名。也有将受洗人全身浸入水中的,故又名浸礼。

洗礼又可以比喻经受了重大的考验或锻炼。例如, 经过风雨洗礼的山松显得更加苍劲挺拔。
经过岁月洗礼的他越发成熟稳重。
在湖南省安乡县深柳镇书院洲国家湿地公园的十里河堤上,我边走边想这个严肃的问题,和风拂面,丽日兰天,深秋里温暖的阳光无遮拦地照在我的身上,在大鲸港大桥边时,我想起了我亲爱的妈妈,她老人家离开我已经三十年了,我时常见到她,有时在梦中,有时在我苦思冥想什么的时候,这不,妈妈的音容笑貌又出现了,她说,大毛砣,你就是喜欢削尖脑袋想问题,打破砂锅问到底,咯就是好学生,咯就是聪明沙。我妈妈表扬说。咯,是安乡南边话中的土语,这的意思,属于指示代词。一个人如果一直深信一个观点,认为板上钉钉,不会有错。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并不是如此,可能有错或者可能片面,是部分局部有错。让你产生一种强烈的反应,这种反应用中国的一句成语来形容,我此时深切体会到最恰当的莫过于醍醐灌顶,醍醐是酥酪上凝聚的油。用纯酥油浇到头上。佛教指灌输智慧,使人彻底觉悟。比喻听了高明的意见使人受到很大启发。也形容清凉舒适。
出自唐朝大诗人顾况《行路难》诗:“岂知灌顶有醍醐,能使清凉头不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21 11:14: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思考人性误区的时候却解决了命运问题
在安乡著名的江南小区南大门旁靠东边的囟味米粉店,我发现了似乎从天而降的诗歌八十年代,引起我强烈的反应,那天我从安乡大鲸港大桥沿县河河堤一路走到青龙宫,沿途经过县自来水取水泵站,江南水乡小区,县武装部,老湘航码头,青龙宫,我只所以列出这五个地名,是因为这五个地方是六十万安乡人民耳熟能详的地方,是安乡历史上一总,二总,三总,四总,五总的所在地。安乡县深柳镇是县委,县政府所在地,原来叫城关镇,后来把周边许多农村地方划进城关镇,便多了许多田地,沟渠,菜园,农舍,便不好意思叫城关镇了,因为作为城关,必须是街道纵横,楼宇林立,车龙马水,川流不息。可是城关镇四处扩张的速度实在太快,令人张口结舌,那些以前远离城关的乡村农民在一起纷纷议论,政府有没有搞错,俺这个老乡蔸蔸里都是城关了,俺都成了街上的市民,真滴好笑。蔸蔸是安乡西边话的土语,意思是偏远深邃的意思,应读作毒得儿。就这样,政府有关部门当机立断,将城关镇更名为深柳镇。这里有必要讲讲深柳镇的大致地理情况,因为左邻右舍许多故事情节都是在深柳镇展开的,在我的小说文艺路开篇,我是这样描写的。 文艺路位于湖南省安乡县城关镇中部。如果说整个城关镇地图是张中国象棋棋盘,那文艺路就是贯穿南北的楚河汉界。十分形象,也十分确切。路旁原来有安乡县文化局,原名文化路。但安乡城关的一些居民却喜欢文艺这个词,似乎生动活泼些。政府有关部门就将错就错,顺应民意习惯,称呼为文艺路。我一直认为,把文化路改名为文艺路,是我们安乡县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做的一件好事,比较文化路,我更喜欢文艺路,我把我写的小说命名为文艺路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我沿着原安乡县城关镇,也就是现安乡县深柳镇河堤走了十里路,开始想八十年代如婴儿般纯真洁净人性是否存在的问题,突然想起我亲爱的妈妈也曾经带我走过这段漫长的河堤,当走到青龙宫时,她对我说,咯就是人的命,你逃也逃不脱的。关于命这个问题提出的背景有点复杂,我在我的旧作小说初心中也有描写,由于与后面展开左邻右舍故事有关,故摘录如下。
记得1963年,我当时已经8岁,在安乡城南小学读三年级,已经是安乡县人民银行干部的妈妈悠闲地牵着我的手,沿着河堤看风景,指着一处船来船往的水码头对我说,大毛砣,妈妈就是在咯里上岸到安乡参加工作滴,咯里叫五总。我一听,勾起了我童年的好奇心,为什么叫五总,什么是总,那一总,二总,三总,四总呢。一连串问题问得我当时还相当年轻的妈妈笑咪咪的,夸奖说,大毛砣真乖,不懂就问,咯就是聪眀沙。我就带你从北往南走,告诉你五总到一总的位置,今后你就不会迷路了。


      按照我妈妈细心的现场指点解说,关于五总的问题迎刃而解。安乡县城沿河而建,因年年发大水,政府设立了河防团总,防范水患。县城河堤为此由北到南分为五段,每段对应管辖区域为总。从现在安乡县城来看,从江南水乡到长鹰国际饭店为五总,从广兴超市至金安花园为四总,接下往南到县人民武装部为三总,至黉门堤为二总,至青龙宫为一总。据我妈妈回忆,她第一次到安乡就喜欢这个地方。比长沙不得差,只是小了一点,是个小长沙。我妈妈有些夸张地对我说,但让我深信不疑,当时我妈妈在长沙名校周南女中读书,跑省城长沙如跑大路一样,很熟悉的。所以,我相信她的话,安乡就是小长沙。


      那天,我妈妈和她的小伙伴探头探脑走在热闹的安乡县城的麻石街道上,店铺林立,车水马龙,卖娃儿糕的,炖藕的,切麻糖的,吆喝声此起彼伏。莲行,米行,鱼行,棉行,百货,杂货行生意兴隆,人们推进拥出,川流不息。走了一气,我妈妈感觉有点饿了,就到一家饭馆吃肉丝米面,味道很好。出门时,我妈妈回头看了一下招牌,是黑底白字,上书雨花天。


     我妈妈吃了雨花天的肉丝米面,继续和小伙伴漫无目的,无所事事地逛街。许多年以后,已经有了两个孙女的老妈对我说,隆中呀,有的时候一个普通的小事,就会决定你的命运,咯就是天意就是命,你逃也逃不脱滴。从我结婚生子当了爸爸以后,我老妈黄元珍就很注意地不叫我的小名大毛砣而是叫我的大名隆中了。据我老妈回忆,那天,她是准备进安乡城关黉门堤巷子去玩的。黉,安乡土话读红音,是学校的意思,黉门堤言下之意那就是学校门口的河堤。这时,一件决定我老妈命运的事情就在黉门堤巷子口发生了。


      那条大黑狗真的恶,几十年后我老妈说起还心有余悸。一开始,她和小伙伴还团结在一起,准备共同对敌,打败黑狗的猖狂进攻。大黑狗眼中射出凶光,低沉地吼着,双方对峙不到一分钟,小伙伴有人悄悄后退。丁时菊先跑,接着是曾清云,我老妈努力回忆着,笑着对我说。说这话的时间,应该是1989年8月1日,她的第二个孙女已经出生了,心情很好。她抱着小孙女说,这是隆家一条龙,她的名字就叫隆龙。


     那段时间,我老妈好像换了一个人,心情好,话也多,精气神很足,整个人跌在回忆的泥塘里不能自拔的样范。老妈说,只有我一个人了,我转身就跑,魂都嚇掉了,我在跑,狗在追,我跑到一排黑瓦屋前,忽然听到一声大吼,切,是切,我老妈肯定地说。我往后一瞟,一个穿黄军装的高个子年青人飞起一脚,直接把大黑狗踢到一丈多远的水塘里去了。


        我老妈停止逃跑,拍着胸口,弯着腰,竟呕吐起来。救命恩人走过来,用北方口音关切地问,怎么了,小妹妹,来,进屋里喝口水。这里是安乡县人民银行。大个子指指这排黑瓦屋。我妈妈很感激这个英气勃勃,身手不凡的恩人。丁行长是个好人,多年后老妈习惯地竖起大拇指,表示点赞,是帅和酷的意思。我老妈对培养她成为国家干部,指引她走上革命道路的安乡县人民银行行长丁大海一直感恩。而当时的丁大海是中国人民解放军47军146师438团侦察排排长转任银行行长,是安乡县人民政府第一任县长郝义武手下的一员得力干将。

以上摘录很长,我不厌其烦地摘录下来,是我感觉这段故事对我很重要,对各位读者朋友赏读小说左邻右舍也很有益处,因为左邻右舍的主旨与这个故事大有关联。五十多年前,我亲爱的妈妈讲了上述故事后,明确告诉我,大毛砣,咯就是命。记得我当时问我妈妈,咯就是命,命是什么。我妈妈想了一会儿,说,命就是命运,我又问,命运是什么。我妈妈对我说,大毛砣,这命和命运我都讲不清。记得我当时很泄气,我妈妈都弄不明白的事,我当然就更弄不明白了。我妈妈是湖南长沙名校周南女中毕业的,而我则还是安乡县城关镇城南小学三2班学生。几十年过去了,我一直没想过命,命运问题,一则是忙,人生道路坎坷,艰难困苦扑面而来,问题太多,搞手脚不赢,顾不上想,也不想想。二则是我认为是迷信,封建迷信,这是我隐隐约约的一个想法。是八十年代这首诗引发我几个月的思考,我想了人性的问题,却顺便把命和命运问题想明白了,真让我喜出望外,十分欣慰。
人都有命,也就是命运。一个人有自己有生以来的命运,一万个人就有一万个命运,这世上所有人的命运都是不同的,就像世界上的树叶,根本就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存在,这是科学的结论,勿庸置疑。那么,有人会问,为什么我的命苦,命运多舛,舛字读犬音,这命运多舛同命途多舛,指人的一生坎坷,屡受挫折。
近义是命途多舛、时运不济
反义是一帆风顺。世界上就是这样,在我们每个人的周围,到处是命好的人和命不好的人,好,分为很好,比较好。不好,分为不太好,很不好。放眼一望,人生百态,落眼就见。
为什么人的命会各种各样呢,这种情况是怎么形成的呢。今年我已经六十五岁了,年近古稀,精力和体力大不如从前,视茫茫,耳蒙蒙,齿牙动摇,估计命就这么定了,不会有大的改变。对我个人来说,想这个问题似乎有些晚了,迟了,意义不是很大了。但是我还是坚持把这个问题想明白了。为什么我把对我个人意义不大的问题能想明白,这归功于八十年代这首诗,我喜欢削尖脑袋想问题,我亲爱的妈妈离开我三十年了,她老人家生前对我这一点很赞赏,我妈妈明确指出,不懂就问,打破砂锅问到底,咯就是好学生。经过几个月回忆人生,思索人性,现在,我已经把这个问题的答案想出来了,它清清楚楚,浮现在我脑海上面,像万顷波涛上一轮冉冉升起的红日,又像长烟一空中的一轮皓月。皓读浩,明亮的意思。我把我这几个月想的人生,人性,命,也就是命运的问题答案比作太阳和月亮,是表示答案很清楚,它就在我们周围,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这个答案就两个字,念想。我们每个人的命运的好坏是由我们每个人自己的念想决定的,也就是说,自己的命运是由我们自己抓在手里,由自己决定的。你看,多么的不可思议的答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4 13: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追文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7 21: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4 22: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7 21: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31 08:56: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亲们飞秒关注。飞秒,现代顶尖眼科技术用语,刚从小女隆龙书稿中学到,以后用到微信中,表迅速快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小黑屋|安乡论坛 ( 备案序号: 湘ICP备11004567号 )

GMT+8, 2020-8-14 18:17 , Processed in 0.915794 second(s), 47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