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乡论坛,深柳论坛,深柳茶社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查看: 2205|回复: 6

傍河而居的村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2 08: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间瞬息而过,不知不觉间盛夏又至。对湖区而言,盛夏来临,涨水的日子也到了。

    我生长生活在澧水河畔,从小对潮涨潮落、水大水小早就习以为常。水是我们的邻居,也是我们的玩伴。

    冬天河道几乎见底了,我们屋前的小沟小港只剩下杂七杂八的枯蒿枯草在沟底荒芜着,生活用水只得越过山样的河堤,担着两只水桶前往河心挑水。春天河水渐涨,屋前的沟港也便有福了,水清凌凌伴随着春天的脚步徐徐上涨,但又不至于浑浊不至于满池,正是垂钓的好时节,各家各户少年们取出隔年的钓杆,或蹲在自家门前的沟港旁撒一个窝子安静地放杆垂钓,或沿着沟港岸边疾步行走将钓杆挥得“唰唰”作响。夏日刚至,河水满溢,有时为了减轻河道压力,有时为了抗旱之需,需要开启穿堤而过的水闸放水进垸,屋前的小沟小港便盛了满满的外河河水,少年的我们人手一个自制的竹筒水枪,蹲在沟港岸边吸满水,开始了相互间的追逐打闹。秋天是最好的时节,尤其进入深秋临近冬天之时,外河的水渐渐退去,但又尚未露出河床,屋前的沟港和外河相互连通,这一片水域就成为了渔民的乐园,傍晚撒网,早起收网,撒出去的是希望,收拢来的是富足。

    村庄紧傍河堤,澧水河就在河堤外面。水是村民的依存,也是村民的生活源泉,有水的滋养,生活才有滋有味无声无息一路向前。

    那时,还没有外出务工的流行色彩,所有村子里的人们,都不声不响生活、劳作在自己的家园和田地。时而忙碌,时而悠闲,因为远离了城市和小镇码头,既无电视也少电灯,没有任何诱惑可言,也难有丰富多彩的娱乐方式,偶尔有一场露天电影来了,也只是热闹了村子某个夜晚的上空;偶尔有一辆小车驶过,那大多是办案的警察来了,只会引发村人重重的担忧;偶尔有新婚的嫁娘在唢呐声声中走远,也只会勾起老人们的回忆和少女们的羡慕。更多的时候,村人早出晚归,走出家门走到田间走到地头,用勤劳的双手侍弄自家的几块稻田几亩棉地几口池塘,在简陋而洁净的屋场抚育儿女。村子里的人们生活得从容淡定。

    但是夏天洪水来临了。那是我记事起的第一次河水暴涨,一涨再涨,没多长时间,河水已经涨至离堤面不到一米的距离。雨下了半个月仍无停歇的征兆。村里的青壮年都已抽调上堤防汛,各家各户只剩下妇幼老弱。河水继续缓慢上升,雨不紧不慢淅淅沥沥。

    不久听说哪个堤段已派人在堤面上靠河道一侧抢筑了子堤,也有说哪个堤段堤面上已经淹没了脚面。那段时间,一个个坏消息不时传来,口口相传却无法确证,只能偏听偏信,大人们更加提心掉胆。夜里睡在垸内,听雨水滴滴嗒嗒地打在房屋的瓦楞上,不免让人胆颤心惊。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几日,有村人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往河堤上搬家什,在堤面上找一块地方搭建临时住所。破窗效应立即显现,一家作了引导和示范,村里家家户户陆续行动了起来,人口多的人家,一人跑几个来回整个家便搬上了河堤。我家人口少,加之我和姐姐年纪小、父亲在乡镇工作回不来,搬家的重任就落在了母亲肩上。具体搬家过程已经模糊,但几天之后全部家当搬上河堤后,我的脚丫子全部溃烂仍然记忆犹新。尽管在搬家的过程中,我和我姐搬不了重东西,但来来回回拿些小家什是免不了的,一双赤脚在烂泥里泡的时间太久自然溃烂疼痛难忍。

    尽管如此,那段艰难的日子于少年的我,却又是难得的幸福时光,只因我们提前放暑假了,且用不着期末考试排名让人难堪,而且住在河堤上十多天,母亲也把平日藏得严严实实的饼干拿出来让我们享用。但各家各户的户主们眉头锁得更紧了,因为是否溃堤还不确定,即便不溃堤受外洪内渍的影响,田地里的庄稼只怕绝收需要改种其它作物了。

    不久后的一天,河水急速退去。有消息传来,原来是河对面的垸落溃决了。河水退去并没有为村人带来喜悦,更多的担忧写在脸上,只因河对岸居住着大家的亲人。这时,持续月余的雨悄然停歇,洪水渐渐退去,河流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人们陆陆续续把临时搭建的家又一一搬回垸内,并开始打探溃决垸落亲人的消息。当亲人们平安上岸的消息陆续传来,乡亲们悬着的心才逐渐放下,开始了接济亲人和救灾减灾的忙碌。

    居住湖区,紧傍河堤,那些年水涨水落反反复复上演着,冬季筑堤夏季防汛早已成为了湖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前些年,三峡大坝投入使用后,也影响了我们老家村庄的生产生活,因为下游的长江水错峰泄洪不再顶托上游的河水,即使盛夏水涨,澧水也会呼啸快速通过村庄旁的河道,不见了往日洪水猛涨迟迟不肯退去的危险。

    如今,老家的村庄依然与河为邻,却在夏季少了许多紧张和担忧,多了一份恬淡和闲适。


发表于 2019-6-12 18:35: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依水而居,苦乐年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3 21:4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傍河的幽静闲适,夹杂时时的儿时乐趣,遥远的记忆也从笔下娓娓而来,一片恬静,却又让人深刻怀念的江南鱼米水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6 14:24:16 | 显示全部楼层
依湖而居的我们,那时调皮的有个名字叫泥猴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 14:39:33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3 22:21: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各位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6 11: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小黑屋|安乡论坛 ( 备案序号: 湘ICP备11004567号 )

GMT+8, 2019-8-18 14:32 , Processed in 0.457076 second(s), 4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